• 我以为的遗忘原来躺在你手上。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294910755-logs/241359123.html

     

     

     

     

     

     

      冬天伴着风吹来,又一年过去了。听说大家生活都不错,好多朋友都脱了单。而我快二十岁周岁了,真不想承认我年纪已经是二开头了的阿姨了。还记得刚刚念高一的时候,在食堂吃午饭,食堂阿姨在收拾筷子,她喊我们“小朋友”,那时我们一寝室的人都面面相觑,都高中了,怎么还是叫我们小朋友。那时我们迫切想要长大,却忘了时光匆匆,长大后的世界远没有想象中的自由。
      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这样莫名其妙地长大了。
    从初中以来就一直玩的最好的朋友,XY,我的美丽漂亮的好姑娘,恭喜你找到了另一半,你们在一起那么久,虽然常常吵架,但是我也很庆幸,居然有人能忍受着你的坏脾气一直陪在你身边。
      记得我们的中学时代吗?我刚认识你时,你喜欢一个男生喜欢得死去活来,每节体育课拉着我去看他打篮球,在课间寻觅他的身影。两千零六年刚流行起MP3,他塞着耳机穿着白衬衫没入人堆里,像跌进一片海洋,我们都觉得他很帅。他比我们大两届,初二开始的时候,他已经在另外一个地方念高中了,你每天攥着写着他手机号码的纸条拉着我跑小店,想要给他打电话,可是电话好像永远都是没有接通的。你还让我帮你跟他发短信,那时候你没有手机,托我帮你给他带信,满满一页印花大纸都爬着你歪歪扭扭的字,那封信我最终也没能递到他手上,许是忘记了,许是没机会,我也不记得了。好久好久以后,当我再从储物盒里翻到那封信,我们都已经分开了。你喜欢着那么一个遥远的人,连带我们的青春时光,飘散在朦胧的记忆里。
      那个男生最终也没能进入你的生活里,你赌气似的寻找着下一个对象。尽管你最后没能找到一个如他的人,但我依然记得那时的你,顽固而坚持,虽然那么遥远,但我知道他从没淡出过你的记忆。再后来,你把目标放在我们班最高的那个人SJW身上。我们一致探讨了一下,在那个男生心智还没有发育成熟的年代里,许是只有他略胜出一点。好吧,我承认,这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可惜那个时候“奇葩”只用来形容一朵花。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个很搞笑的人,枯燥的中学时候,有了你们两个的吵闹,我的记忆一下子变得温热起来,现在想起来还是会笑。
      那些年,每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学校广播站就会开始放歌,在那一堆老掉牙又俗气的歌曲里面,一直有一首歌清新脱俗出来,飘飘荡荡钻入耳朵里。
      “爱是什么,我不知道,我不懂永远,我不懂自己。爱是什么,我还不知道。谁能懂永远,谁能懂自己。”
      “这首歌叫什么?挺好听的。”SJW问我。
      “我不知道。”
      一直到中学时代过去,我才知道,那首歌是水木年华的《中学时代》。我们都是如此后知后觉,自你们之后,我很少再遇到能如你们一样的朋友。二零一三年结尾,我在宁波,听水木年华演唱会。他们唱了很多很多歌,可是没有《中学时代》。李健早就单飞,灯光打在卢庚戌脸上,像什么东西在不断流逝,离我好遥远。
      我们的青春时光哪里去了。

       好久没有写博客了,我就放点最近我拍的微电影的剧照吧,宣传一下我们大学生的微电影。

     

    分享到:

    评论

  • 我没有这样美妙的大学生活
  • 照片不错哦,真叫人期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