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的微笑。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294910755-logs/142292639.html

      一个人的时候,我会想起戴望舒。

    无奈若个人儿,盈盈隔秋水。
    亲爱的啊,你也相回忆否?
               ——《夜坐》

      若是爱情正是一见钟情,你会与我白头携手与共否?戴望舒一生爱过三个女子,娶过两个妻子,而当初爱他的女子,最终都离他而去,剩下的,不过是他用诗歌来铭记于心的往事。

    不如寂寂地过一生,
    受着你光彩的熏沐,
    一旦为后人说起时,
    但叫人说往昔某人最幸福。
               ——《赠内》

      他的哮喘加重,名节遭疑,她移情别恋。一九五零年二月二十八日,他终于离开这个世界。
      他给不起爱人想要的浪漫与呵护,他只会用诗来表达自己对重要的人的爱意,他会常常怀念已经离开他的人,那是他无法割舍的记忆。而她们也没想到浪漫的诗人在生活中如此机器刻板,最后终于人去楼空。
      他给不了她们想要的,我学不会她们所拥有的,于是我如他般失去。
      沈闻添告诉我不是每两个人都适合在一起聊天,一个人也好,自由自在,得过且过。我曾经也是如此而想,逍遥自在,风轻云淡。只是害怕看到他人巧说言笑,美目盼兮。当初我爱的人,确如蜻蜓点水,你留下一抹微笑,而我的世界泛起一片涟漪。
      她们的好,她们的笑,她们的问候,我学不会。我总是活在一个偏执、自私、虚幻的世界里,偶一抬头,见他与她、她与他、他与他、她与她有说有笑,才发现我的世界是一片狼藉。
      爱得太狼狈。恨得太懦弱。
      戴望舒,是否我也能有如你的勇气?

    分享到:

    评论

  • 你偶尔的想念。
  • 会有的 都会有的
    总有一天 在跋涉的旅途中
    会长出鲜艳翅膀 会慢慢勇敢而坚定的走在自己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