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雨季。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294910755-logs/134237338.html

     

     

     

      六月初的杭州开始进入梅雨的日子,把自己泡在沉重的草腥味的潮湿的空气中,随后写下一些字。狭长而凛冽,这些字的形状如同另一个自己,他人第一眼的印象,说是狂放。

      躺在床上看安妮的书。心情凌乱得像我的床,三九皮炎平、《城南旧事》、《萌芽》、抱枕、MP3、手机以及电视遥控器,歪歪斜斜地躺在床上。手表上的指针轻轻滑过十一点,无法入眠。清醒比沉醉更可怕。

      无数次地梦见大海,澎湃的浪花像沉重的呼吸,仿佛那位世纪钢琴师1900就站在海中的大船上,下一刻,便是轰然的鸣响,他选择和船一起存亡。而与大海有着一样窒息的蓝色的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湖泊——纳木错。它静静地躺在似乎伸手可及的天空下,像一位沉睡多年的老者才睁开惺忪睡眼,安静地像小时候外婆带我去割麦的场景。那时候是初秋,湛蓝的天空,不停吞吐着奶油般的白云,割麦机呼啦啦得响个不停。有时候我会淘气跑到邻居家的顶楼,俯瞰那个村庄,远处的山显示出它巍峨的姿态,小河缓缓淌过那方麦田,世界缩小成一幅画。我在你的眼里,你刻在我的心里。

      我多想就这样赌气踏上一个人的旅程,义无反顾,霸气十足。你说,那好啊,你长大了就去吧。我倔强点头,不愿在你面前现出那些无力的、懦弱的力量来。长大是个多么遥远的事情,可是又一瞬间,仿佛我已然就是个大人了。我分不清运动和静止,我分不清唯物和唯心,我分不清矛盾的主次,我看不清未来。

      近乎病态地热爱白色。医院里的病床,白色的床单。对于物的喜爱,可以超过人,因为不会害怕被伤害。趁还能爱的时候,多爱一些,比如花,比如草,比如楼下那些优雅的黑色夜猫,在夜晚闪起璀璨的眸子。

      记忆像抽丝剥茧般席卷而来,躲不掉。

      习惯在半夜十二点以后入睡,再看一眼窗外的世界,整座城市都入眠,马路上的车打起黄色的灯光,十字路口的红绿灯以秒为单位,没有尽头的继续下去。我是怎样狼狈的爱过,他们在我的生命里又留下怎样的影子。那是什么样的力量,让我倏然泪下。终于,我把软弱暴露地一览无余。

      什么都会消失。

      我想起你的笑容,开成一朵美丽的罂粟花。

     

     

     

    分享到:

    评论

  • 果然是一样的名字~~

    梅雨季
    回复Suika说:
    嗯。是啊。哈哈。
    2011-07-10 10:42:15
  • 带点羞涩的味道
  • 你的文字很好,我很喜欢。
    回复阿柯说:
    thank u
    2011-06-25 16:57:37
  • 即使看不清 也会走下去 因为这是我们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