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工程学院寝室楼前的花儿开得艳丽,趁青春的时候,我们,到处走走,骑遍甬城。偷偷告诉你们好啦,我是那个穿格子衬衫的。

  • Feb 6, 2013

    少年时。 - [时光如烟]

     

     

     

     

     

     

     

     

      初三时暗恋一个男生,以最笨拙的方式告白。
      四个字,我喜欢你。
      他说,谢谢你喜欢我,但是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很久以后才发现他并不是我想象中的人,每个人都是普通的,我将所有美好强加之于他,偏执地喜欢着。我在午后的体育课上寻找他的踪影,在小卖部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挤到他身边,我执意走很多路只为了看看他是否在他常去的篮球场打球。他在每一节的课间路过我们班级,我总是算准了时间抬头。
      多年以后,我总是庆幸着他当时礼貌的拒绝。我并非喜欢他,而是喜欢上了想象中的他。他唱歌跑调,五音不全,偶尔也骂些脏话,与普通人一样,吃着五谷杂粮。
      只是我分明地记得,他穿衬衫时的样子,笑起来有深深的酒窝。自后,我每一篇短篇里的少年身上,都带着当年他的影子。
      也许,此后我不会再这样偏执而单纯的喜欢一个人了。但他路过我的生命,仍是我此生最美的风景。

     

    图片来自互联网,有改动

  • Jan 30, 2013

    冬日暖阳。 - [时光如烟]

     

     

     

     

     

     

    近日天气很好,冬日竟也有如此温暖,阳光灿烂。

  • Jan 26, 2013

    榕树下。 - [散落的故事]

     

     

     

     

     

      学校操场后面有一棵很大的榕树。晓东第一次见到夏临,就是在那棵树下。那日天空很蓝,榕树在天空的映衬下越发显得高大。年幼的晓东穿着白色的上衣,深蓝色的短裤,靠在树干上看操场上的少年们打球。
      传球的人偏了方向,接球的少年没接住球,篮球滚到晓东脚边。晓东正了正身姿,不知如何是好。那群打球的人朝晓东看了一眼,见他是个孩子,便走上前逗他。晓东见一群人走向自己,退了两步,有些不知所措。
      “嘿,小弟弟,跟我们打球去?”为首的人说道。
      “你欺负他,有意思么?”
      为首者循声望去,看到大树上坐着一个女生。那人冤枉道,“我没欺负他呀。”
      “那你们一大群人走这儿干什么?”
      那人冷哼一声,捡起球,挥一挥手,众人便又打球去了。
      夏临从树上下来,正要走,却听男孩喊了一声“姐姐”。她转过头,发现男孩的脸色有些难看。
      “喂,你怎么了?”
      “我有点难受。”
      夏临走近他,发现他的嘴唇已经开始泛白。不是中暑了吧,夏临心想。这时,男孩已经有些站立不住,靠倒在树干上。夏临急忙叫来打球的男生,将男孩送到医院。

      夏天很快就过去了。冬天的时候,这个南方小城开始下起雪来。晓东倚在床边看天上飘下来的雪花。又是一年。
      当很多个夏天过去,晓东已经从男孩长成了少年。岁月将他的脸变得深邃,他的五官深深刻在脸上,大不同于前。
      夏临与推着单车的晓东一同走在马路上,因为值日的原因,晓东放学很晚,而已经高三的夏临也因繁重的课业压力熬到天黑才能放学回家。
      “姐姐,天都黑了,要不我载你回去吧。”
      夏临抬起头,少年的轮廓在昏暗的路灯下越发显得清晰。真是越来越像他了呢。夏临喃喃道。
      “不用了。你先回去吧,我好像把课本忘在教室了,我还要回去拿一下。”
      晓东没有说什么,他从小就不善言辞。他看了看夏临,点点头。
      望着晓东远去的背影,夏临像突然记起了什么,流下泪来。
      彼时的晓东正值叛逆期,话虽不多,行为却已经开始放肆。他先后抽烟打架被记过,在初中部已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而在夏临面前,他却温顺得像只绵羊。人们问起夏临,他只说夏临是自己的姐姐。因为同姓夏,众人皆以为他们是亲姐弟。
      晓东不会忘记,那个仲夏夜晚,夏临与打篮球的男生将生病的陌生的自己送回家,路遇歹徒,夏临为保护晓东,手臂挨了深深一记,而那个与之同行的男生,身中数刀,虽保得性命,却成了终日不能活动的植物人。时至今日,歹徒仍逍遥法外。
      晓东心中永不能释怀,若不是自己,夏临的手不会受伤,那个同行的男生不会变成植物人。他在一切一切压力的面前选择了堕落,他愈发显得沉默,终日沉迷于游戏、烟酒之中,和一些不良少年打架斗殴。也许如此,他才不会总是想起那日的事故。
      “姐姐。”夏临刚从教室出来,迎头遇上倒转回来的晓东。
      “你不是回去了么?”
      “天黑了,不安全。”晓东顺手接过夏临的书包,单背在自己肩上。俩人一前一后慢慢走出了校门。路过操场外一条小道的时候,夏临停了下来。
      “夏晓东,我第一次见你,就是在那里呀。”夏临对着晓东指了指操场后的大榕树。
      晓东没说什么,转过头望向大榕树。他想起年幼的时候,自己总是站在树下看操场上的少年们打球。直至那次事故之后,他再没站到树下去看球。
      “姐姐,那次的事情,我……”
      “走吧。”夏临轻轻笑了笑,掐断了晓东的话。
      第二年的栀子花开的时候,夏临参加了高考,一切发挥正常,之后便填了北方的大学。
      打篮球的男生在那个夏季的夜晚悄悄离世,夏临哭得死去活来,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出门。晓东不知道,那个打篮球的男生,是夏临的初恋。男生的名字叫宁中平。曾经,夏临经常爬上学校操场后的榕树看中平打球。年少的爱情,像天空中的一片云,轻薄而柔软。他们之间没有过多的亲昵,夏临只静静看中平,中平只努力打球。
      悲伤过后是平静。夏临恢复过来,像往常一样生活。去大学报到的前一天,夏临独自走到学校。偌大的校园,承载了她自初中至高中六年的回忆。
      晓东在操场后的榕树下找到夏临。他低头,轻轻喊了一声“夏临”。
      夏临错愕地转头,此刻的晓东,像极了当年的中平。
      “夏临,你明天就走了么?”
      “你怎么这样叫我?”
      晓东的手心攥出了汗,他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夏晓东,我明天走了。到了大学以后,我给你写信。”夏临耸耸肩,故作轻松道。
      “好。”
      晓东等了五年,也没有等到夏临的信。他没能联系到夏临,向人打听,夏临的朋友们只说她出了国。
      多年后的晓东,褪去了青涩。当年叛逆的少年变成了圆滑的商业老手。他再见到夏临,是在一次生意的应酬上。
      夏临坐在一大群人中间,闷闷地喝着红酒。晓东轻声喊道,“夏临。”夏临抬起头看他,露出疑惑的表情,一时间没有认出他来。
      “你不记得我了?”
      “夏晓东?”
      聚餐结束之后,晓东开车送夏临回家。一路寒暄,两人直感叹岁月不饶人。夏临在北京立了足买了房子,邀请晓东到自己家里坐。晓东将车停在夏临家门前,门口跑出来一个孩子,对着车喊“妈妈”。
      “你结婚了?”
      “离了。”夏临打开车门,抱起孩子,对晓东道,“这是我女儿。”
      夏天的风呼的吹进车子,晓东忽然想起夏临离开前的一天,他始终没敢对夏临说出心声,只得在榕树干上刻下夏临的名字。
      那年夏季,晓东还未对夏临说一声告别,夏临就人间蒸发。也许多年后的相遇,只是为了让自己不再有遗憾。
      “我还有些事,就不留了,再见。”晓东微笑着朝车窗外的夏临道别。他踩下油门,车向外驶去。
      “对不起。”夏临对着晓东离开的方向说道。
      多年前的那夜,夏临又走到了榕树下,看见了自己的名字。晓东与中平长得实在想象,夏临每次看见晓东,总要恍惚一会儿。不是不在乎,只是,她不知道该如何去接受。这一生,也许注定了尘归尘,土归土,夏晓东只会是夏临的弟弟。对吗?
      夏风阵阵吹来,夏临家门前的榕树叶沙沙作响,好像做了肯定的回答。

  • Jan 21, 2013

    老歌。 - [散落的故事]

     

     

     

     

     

      多年以后再见到林垣,我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我尴尬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他却张开双臂走进我,就在他的双手快要落到我身上的时候,我猛地退了一步,他一下扑了空。
      “周舟,那么多年,你还是没变啊。”他笑笑,紧接着将手靠在我肩上,“老朋友拥抱一下,好吗?”
      我低下头,林垣的手搭上来拥住我。就在那一瞬间,我的眼泪差点就掉下来了。可是下一秒,我又清醒了。
      “抱你大爷啊!”我用力推开他,他没有防备,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突然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我,我被他盯得脸发烫,然后他就肆无忌惮地笑了,笑得像很多年前一样。我记得他酒窝的位置,下垂的眼角,浓密的眉毛,耳根部位有一颗痣。
      “周舟,你好像变高了。”
      “废什么话,地上脏,还不快起来!”
      他慢慢站了起来,拍掉裤子上的灰尘。我低下头,看见他的皮鞋。西装、领带和皮鞋,记忆中的林垣从来不是这个样子。彼年的他剪干净利落的短发,穿黑色帆布鞋,白色T恤,笑起来的时候好像有一阵风,周围的一切都跟随着他的笑容慢慢晃动,他骑着单车载我游览过城市的每一片树荫,在太阳的余晖下打篮球。
      大学毕业以后,我进入一家国企工作,开始的成绩不算理想,但凭着努力也让我有了不小的收获。只是年龄一天天变大,我从为坦言过任何感情方面的事情,家里人为我着急,便开始帮我寻觅对象。我也有听父母的话去见过一些人,但都不外乎西装革履,名表名车。
      祖宗啊,你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
      穿帆布鞋,骑脚踏车,经常打篮球的。
      父母摇摇头,觉得我是被偶像剧荼毒了。这么个年龄了,还是个少女的思想。但是林垣,谁让我在青春里遇见你呢。在我心中,你永远是那个不可替代的一个。
      我和林垣从高中同班到大学,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俩字儿,“猿粪”。真正开始接触,是在高一的冬季里,那年冬天的雪下得特别大,地上的雪积了老高,我那时很贪玩,冲到雪地里,一个不小心,摔了个狗吃屎。正前方突然爆发出了一阵笑声,我抬起头,看见一个男生正捂着肚子狂笑。我红着脸,想要起身,但,我实在摔得太疼了,一下子起不来,只好僵硬地跪在地上。然后那个男生就不笑了,跑过来拉我起身。
      “你真的很疼吗?要不要我陪你去医务室看一下?”
      “不……不用了,谢谢。”我转身要走,可霎时我没站稳,我赶紧闭上眼,等待大地的拥抱,但一秒以后,我睁开眼,看见男生的手正紧抓住我的右手。
      林垣,不知道你感受到没有,那一刻,你紧握住我手的温暖,像一个小太阳,永远燃烧在我的右手掌心。林垣,有雪花落在你的肩膀上,六角形状的,因为你,我第一次,那么清楚地看到雪的样子。
      “你,小心点。”他看了看我,放开了手。
      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在雪中一点点消失不见。后来我才从别人口中得知,那一次,他正赶着去参加学校联盟的室内篮球赛,因为迟到,被取消了参赛资格,而他的女朋友琳,也是在那场比赛,认识了张朝晖。
      好像每个人的青春里,都曾出现过一个不良少年。譬如,张朝晖。张朝晖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成绩自然是坏到极致,抽烟、喝酒、打架和逃课是常事,但极为不相配的是,他长了一张温暖好看的脸,甚于林垣。
      那场篮球赛,琳本是给林垣准备的矿泉水,却被张朝晖夺走。不是冤家不聚头,也许就是因为张朝晖的无礼与傲慢,琳才对他印象深刻。
      后来过了很久,我与林垣都没有再说上话。只是突然有一天,林垣突然拦住正要去吃午饭的我,问我一些关于女生的喜好与性格的事。我奇怪他怎会如此问我,他才坦言,他可能要失去琳了,他想让我帮他把琳追回来。
      琳是我的好朋友,特别好的那一种。只是我从没告诉任何人,我喜欢上了林垣。与好朋友喜欢同一个人,算不算是种默契呢。我苦笑,帮喜欢的人,追自己的好朋友。狗血的电视剧情,居然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只是后来的诸多努力,不过是徒劳。琳把林垣送给她的东西丢掉,于是我偷偷捡回来,当宝贝似的藏着。琳与林垣的距离越来越远,而我却因琳,与林垣走地越来越近。
      高考前夕,林垣让我打听琳的志愿,琳告诉我说还没想好,但我们要一起努力考进同一个城市。那一年,我们以最奋力的姿态,渴求未来,我们拼成绩,拼体力,拼努力,好像所有的梦想,都会因为高考而实现。
      高三分别的暑假,我接到林垣的电话。
      “周舟,要不咱俩凑活凑活在一起吧。”
      “你怎么了?神经病啊?”
      “不是,我看到……琳和张朝晖拉手了。”
      “怎么会。你在哪儿?”
      “你家楼下。”
      我迅速跑到窗边,看到昏暗的路灯下站着一个人。我来不及换鞋,跑下楼去,气喘吁吁地冲到林垣面前。林垣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我说:“要是琳像你一样就好了。”
      我看着他,鼻子一酸。
      如果,我可以是琳,张朝晖再好我都不要。谁让那天雪地里那个人是你林垣呢。
      多年以后,我还是情不自禁想起那个仲夏夜的晚上,如果当时,我一个没忍住向林垣告白了,今日会不会就是另一番景象呢?
      林垣说我与他同班是一种“猿粪”,但其实是高中的时候是,而从填志愿开始,我特意打听他想念的大学以及专业。林垣,你肯定不知道。
      大一的第二个学期,林垣遇到了夏临。他们在图书馆相识,在图书馆相恋。而我,只顾着在DOTA上下功夫,却不知林垣在图书馆找到了天堂。自始至终,我都像个哥们儿一样陪林垣打游戏,吃饭以及打篮球。或许我以这样的身份长久地陪在他的身边,他永远都不会知道我的想法。
      而后,我疏远了他,努力学英语,乞求父母让我出国。热恋中的林垣一时没有发现我的变化,等到他发现的时候,我已经准备离开了。
      “你要出国了?”
      “嗯,是啊。”
      “发达了可别忘了我呀。”
      林垣轻轻笑起来,我想起我们遇到的那个雪天,他捂着肚子笑看我摔倒的糗样。他笑起来下垂的眼角,好像有一股魔力。我心里一酸,也跟着笑起来,然后别过头,跑了。
      林垣,你都不挽留我。

      那么多年过去,当林垣终于重新站在我面前,我却再也找不回当时站在他面前那种自然感。我尴尬地摆手,“林垣,我今天还有事。改天我们再聊吧。”
      我绕开他,走了。没有回头。
      林垣,你是我青春里的一首歌。岁月远去,每当我听到任何关于回忆关于青春的歌的时候,我都会不由自主想起你。你霸占了我的青春,而我却无法走进你的心里。
      林垣,再见吧。我们自高中相识,我却无缘做你身边人,也许再也不见,才是你对我的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