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年少的时候,是发过誓的。
      要去更远的地方。
      于是我带着曾经的愿望踏上了向北的路。

      第一站,北京。
      其实关于北京的照片并不多,北京没有想象中的繁华,却比电视里更加拥挤。


    去往王府井的路上。

    串起来的活蝎子,还在动。油炸应该很酥脆,但我并没有尝试。

    香山,最出名的是红叶。但整座山我只看到了一棵长着红叶的树,好多人围着拍照。还不及这棵长着果子的绿树好看。

    蓦地想到,园林的景色,还是江南最好。


      第二站,呼和浩特。

      我第一次坐卧铺的火车,是北京到呼和浩特的旅程。床铺摇摇晃晃, 离开深夜的北京,穿越绵延的阴山,到达清晨的呼市。

     
     
     
      
    从呼和浩特往库布齐沙漠的路上,天空中总会有飞机飞过,留下长长的尾迹云。
    路过黄河下游,河水却蓝的很,散落的羊群,衬着远处的阴山,是属于内蒙古独有的景色。
     
     

    远处的骆驼队。

    于是我也骑上了骆驼。骆驼的头可以摸,毛软软的,这个角度看还很萌。
     
    但实际上骆驼的嘴非常臭。
     
    从高处往下的滑索,冲下来的时候耳畔是呼呼的风声,玩起来没有看起来那么恐怖。

    滑沙。坐一块木板滑下来,需要自己控制,有很多不听指挥的人,半路就翻车的。

    在沙漠开车或骑摩托真的需要勇气,会遇到将近九十度的坡,然后咻的冲下来。
    坐这种车一定要抓牢扶手,会飞出去。
     
    往希拉穆仁草原的路上,已在山的高处,远看非常平坦。

    草已经枯黄。

    路过加油站遇到一只地包天的小狗,喜欢跟着人。



    牧民在放羊,我们已经接近大草原。

    远处的蒙古包。

    白马挺少的。

    坐火车离开呼和浩特的时候,太阳正在落山。一路可见的牛羊,和连绵不绝的阴山。
      第三站,青岛。
      飞机到达青岛已经夜深。青岛第一晚,住在一个叫猫窝的旅店。说是旅店,却更像一个家。


    旅店的猫,名字叫踏雪。喜欢跳到床上,并且偷了我的话梅。还挠过我的牛仔裤。

    青岛的海边,一个孤独的老人。

    在海洋世界忍不住给自己拍了一张。装逼。

    小丑鱼。

    海龙和海马。

    这个好像叫菠萝鱼?

    很大的水母。

    随意在海边走,路过一家咖啡店。

    可可。

    卡布奇诺。
      其实旅行远远比照片丰富太多,拍照也是随手。有很多没被记录下来的,也有很多还留有遗憾的。
      我知道,远方一直都在。
      关键在于,你是否有勇气启程。
  • Aug 21, 2014

    南方姑娘。 - [散落的故事]

     

    小毛是赵平的同学,从南方来北方念书的姑娘。都说江南女子温婉恬静,嚼一口吴侬软语,直叫人醉生梦死。当然,这些观点全部建立在遇见小毛同学之前。

    我和赵平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可惜从没穿过一条裤子,原因很简单,赵平是个胖子,一条大腿抵我两个屁股。大学期间我没入过学生会,也没当班干部,闲的没事儿干的时候我就专往胖子学校跑。

    胖子组建了个音乐社团,那时候我迷上了民谣,挤出了几百块生活费买了把吉他,和胖子的音乐社团称霸了他们学校唯一一块草坪。在我们称霸草坪之前,小毛同学一直是这块草坪的忠实粉丝,中文系的姑娘,一天到晚捧着本书坐在草坪上看个不停。自我们霸占草坪后,小毛同学看书就挪到了石凳上,有时候看书看累了也看看社团,什么话都不说,偶尔还跟着一起打拍子。有一天胖子实在忍不住,跟我们打赌,一定把这妹子圈进社团。

    于是走上前问候,“妹子,看书多土气,我们社团洋气不,加入我们呗?。”

    小毛抬起头,回应道,“大胖子,你一说话这一身阿迪达斯都变成了鸿星尔克呢。”顿了顿,又补了一句,“土逼number one.

    胖子吃了瘪,哈哈哈,一社团的人笑得四仰八叉。

     

    胖子面子上挂不住,好言相劝道,“喜欢什么歌,我给你伴奏,加入我们呗。”

     

    小毛瞥了一眼胖子,走到我身旁,抢走了我的吉他,坐下直接开唱。达达乐队的《南方》,小毛唱歌的时候,全然没有刚刚与胖子对峙的霸气,眼睛亮晶晶的,声音细软,大家听得一愣一愣的。高手在身边,深藏不漏啊。

    胖子连忙道,“小的眼拙,不知我们社团是否有荣幸请得姐姐您这尊大佛?”

    小毛看了看胖子,轻笑道,“凭什么?”

    嘿,好霸气的姑娘。胖子没辙,向我眨了眨眼睛,我立马会意,又把吉他从小毛手里抢回来,甩了甩头发,“听哥的。”

    北方的村庄

    住着一个南方的姑娘

    她总是喜欢穿着带花的裙子

    站在路旁

    她的话不多

    但笑起来是那么平静悠扬

    她柔弱的眼神里装的是什么

    是思念的忧伤

    南方的小镇

    阴雨的冬天没有北方冷

    她不需要臃肿的棉衣去遮盖

    她似水的面容

    她在来去的街头留下影子芳香

    在回眸人的心头

    眨眼的时间芳香已飘散

    影子已不见

    南方姑娘

    你是否习惯北方的秋凉

    南方姑娘

    你是否喜欢北方人的直爽

    日子过的就像那些不眠的晚上

    她嚼着口香糖对墙满谈着理想

    南方姑娘

    我们都在忍受着漫长

    南方姑娘

    是不是高楼遮住了你的希望

     

    这是我第一次对姑娘唱歌,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我看了看小毛,小毛没扭捏,直接扔了三个字给胖子,“我加入。”

    从那以后,小毛同学不再在边上看书,胖子的社团成功圈入了一个妹子。日久,小毛和社团熟了,胖子喜欢小毛,谁都看得出来。小毛心直,不喜欢胖子,就直接拒绝了他。其实胖子除了胖点,其他全是优点,家境富裕,一表人才,最重要的是心细体贴。直到有一天,胖子跑到我学校来找我,直接递给我一张纸,我一看,吓得我打了一个嗝。减肥清单。这胖子,胖了20年,居然要减肥?

    “胖子,你真那么喜欢小毛?”

    胖子点头,“我觉得是真爱。”

    我被胖子的认真吓了一跳,又打了一个嗝。两天后,我手指颤抖地给小毛打了电话,“小毛大人,你答应胖子吧,他已经两天没吃饭了,以前他一天得吃五顿的。你要再不答应他,回头看见的就是他精瘦的尸体了。”

    小毛叹了口气,“杨觉,你劝劝赵平,不用这样,我不是因为他的身材才拒绝他,是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一年了,早在我认识胖子之前。”

    南方姑娘,有她自己的倔强。暗恋一个人一年不容易啊。我没办法,只想知道小毛心里的哪个人害得胖子这样,“小毛,胖子都这样了,就算让他死你也让他死明白点成不?你喜欢那人是谁啊?胖子哪比不上他了。”

    小毛没有马上说话,就在我以为电话被挂断了的时候,小毛的声音才幽幽的响起,“杨觉,是你。”

    我受了惊吓,打了一夜的隔。睡眠不足,拿白天来补觉。临近傍晚,胖子给我打了五个电话,硬生生把我从睡梦中扯起来。胖子失了恋,包了个KTV,把我叫过去。豪华大包,只有我们两个人。他点了崔健的每首歌,扯着嗓子唱,字字都唱得我肝儿颤。快半夜十二点的时候,胖子终于不唱了。

    我以为他消停了,没想到他举着话筒一本正经地对我说,“杨子,好好对小毛。”

    瞬间我觉得喉咙一甜,像要喷出一口老血,结果半天没喷出来,憋出来一个屁。空荡荡的KTV,这屁声显得特别悠扬婉转。

    我结结巴巴地解释“胖……胖子,你……你别乱想啊,我和小毛没什么。”

    胖子呸了一声。“你个傻逼。你知道以前小毛没入社团的时候,为什么整天坐我们边儿上吗?她拿的那本书根本不在考试的范围里。小毛加入我们社团那天唱了首歌,那么多吉他为什么她单单拿了你的吉他?她没说出来我以为她对你淡了。可是杨子,小毛都告诉我了。”

    她的话不多,但笑起来是那么平静悠扬,她柔弱的眼神里装的是什么,是思念的忧伤。

    原来是这样。

    胖子拍拍我的肩膀,“咱俩是从小到大的兄弟,我也不跟你扯虚的。妒忌,肯定有,但你是我自己的兄弟,知根知底,小毛是个好姑娘,把她交给你,总比被别人抢走的好。”

    “胖子……”我还想说点什么,可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后来,胖子又变成了嘻嘻哈哈的贱胖子。再后来,泡到了一个惊为天人的小学妹。胖子得意地对社团的人说,“人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学学胖子我。”

    那个胖子失恋的晚上,他扯着嗓子唱《一无所有》,并不是不在乎,而是他把我当兄弟。还好,现在的胖子,是幸福的。

    日子像飞驰而过的列车,恍恍惚惚却流逝得飞快。小毛忙着她的毕业论文,胖子忙着考雅思,临近毕业,所有人都很忙,好像只剩下我一个闲人。胖子的社团也准备解散了,民谣属于小众音乐,爱好者不多,老一批成员退位,没有新生接替。胖子心痛地给我们每个人打电话,说要组织一个解散派对。社团的人都去了,包括小毛。那天我喝多了,恍恍惚惚地唱着歌,拉着小毛的手。

    我只能一再地 让你相信我

    那曾经爱过你的人

    那就是 我

    在远远地离开你

    离开喧嚣的人群

    我 请你做一个

    流浪歌手的情人

    我只能一再地 让你相信我

    总是有人牵着我的手 让我跟你走

    在你身后

    人们传说中的苍凉的远方

    你和你的爱情在四季传唱

    我恨我不能交给爱人的生命

    我恨我不能带来幸福的旋律

    我只能给你一间小小的阁楼

    一扇朝北的窗

    让你望见星斗

     

    当晨曦驱走黑暗,大家都要各自散去。分别时,小毛的眼睛,亮晶晶的,一如那天她唱着歌的样子。她看着我,什么也没说,冲上来给我一个拥抱,大家起哄,小毛却跑开了。我和小毛相识的这些年,最亲近的,只有这个拥抱。她像拒绝胖子一样拒绝了我,什么理由也没给。

    都说毕业是分手季,可是我和小毛,没有开始,就分手了。毕业以后,小毛回了南方。

    胖子不忍地告诉我,“小毛有个弟弟,脑子不大好,活不过这几年,她要回家陪着她弟弟。她不是不想和你在一起,只是没办法。”

    昨日的雨曾淋漓过她

    瘦弱的肩膀

    夜空的北斗也没有

    让她找到迷途的方向

    阳光里她在院子中央晾晒着衣裳

    在四季的风中她散着头发

    安慰着时光

    南方姑娘

    你是否爱上了北方

    南方姑娘

    你说今天你就要回到你的家乡

    思念让人心伤

    她呼唤着你的泪光

    南方的果子已熟

    那是最简单的理想

    南方

     

    我想,我生命中会遇到很多姑娘,可是我知道你是我唯一的南方姑娘,你有自己的善良和倔强。你执意回家乡,有些希望在心里坠亡,还有绝望正在逃亡,下辈子吧,你说你要做一个流浪歌手的情人,一起去远方。

     

    文/简让Ear

     

  •  

     

     

     

     

    上了大学以后,很少写文章和影评了,也许因为所处的环境已不会再令人产生或多或少的小情绪了。人越长大,对煽情的东西越是抵触。再也不会有无病呻吟,再也不会哭哭啼啼。

    这次写后悔无期的影评,是觉得终于看到了一部好电影。以下文字基本把剧情给概括出来了,没看过电影的慎点。

    韩寒是新概念出身,本身就是一个标新立异的概念人物,自然电影也非常有韩寒特色。他没有用俗套的大雨天气来渲染离别,也没有长篇大论来教导你。他以他的方式,拍出他的电影。

    我总觉得,这部电影,只有一个主人公,那就是马浩瀚。虽然乡村老师江河先生的戏份一点不比马浩瀚少,但是他更像一个默默思考的旁观者。因为,马浩瀚才是剧中的凡人,我们都是凡人。马浩瀚说,我海捕鱼三年,出租车司机干了四年,幼儿园保安干了一年,朋友遍地,无论在哪里拉屎,都有人给我递纸。于是,自诩人脉满天下的马浩瀚带着低智的胡生送要去西边教书的江河上路了。

    当马浩瀚炸掉了邻居的房子,当邓紫棋的歌声响起,当他们坐上出岛的大船,故事,从马浩瀚这个凡人身上开始了。

    这个时候,你以为韩寒要讲一路的道理给你听,而他只告诉你,小子,汽油车不能加柴油。马浩瀚和刘莺莺通信了十九年,心都掏出去了,你以为他们会来个痛哭流涕大相认,而刘莺莺只是平静地告诉马浩瀚他们是兄妹,打台球的时候,手都没抖一抖。当别离的歌声响起,影院同排的一个男生惊讶道,这不是《西游记》的插曲吗?你以为他们平淡告别,后会无期,而韩寒却在他们离别时配了一首《女儿情》,看到网络上韩寒说,你以为唐僧真的不爱女儿国国王吗?他在告别女儿国国王的时候说了四个字“若有来生……”

    苏米说过,从小听过很多大道理,却还是过不好我的生活。这句话说白了就是道理谁都懂,可又谁会规规矩矩照着道理活呢。韩寒压根没想和你讲道理,就算温水不能煮青蛙,最后青蛙还是会被吃掉,唯一在电影里和你通篇大论,说一句话就能挂QQ签名,讲一件事就能痛哭流涕,发一个誓就高尚无比,成天给你心灵鸡汤抚慰的阿吕,是个偷了车的骗子。

    片中每次的相遇和分别都有很大一部分来刻画空荡的公路和行驶的汽车。旅途风景美丽,但也寂寞,当身旁的景物快速退去,时间一点一滴流逝,一条望不到尽头的公路,给人的是无比的寂寥。

    这段旅程,马浩瀚一直在失去,家乡、童年好友、恋人、钱、车、兄弟和狗。他已没有出发时的雄心壮志,信心满满。最后,所有人都得到了结局,而他,连结局也失去了。马浩瀚代表了所有凡人。没有遍天下的朋友,没有不离不弃的恋人,没房没车,导演的高明之处,在于马浩瀚的无结局。因为,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的结局。

    旅行不是说走就走,途中没有艳遇,有的只是一个怀了孕的女骗子和满口心灵鸡汤的骗子。生活是一条前行的路,没有轰轰烈烈,只有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电影,是马浩瀚与所有人的后会无期,也是我们的后会无期。

    PS:电影还有很多小细节韩寒处理的非常好,真心推荐这个电影。

  • May 13, 2014

    致青春。 - [时光如烟]

     

     

     

     

     

     

     

     

      大学的日子越来越短,青春越来越远。

      忽然想起一首歌。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是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

      也许我能做的,就是留住这一刻的你们。

  • Mar 4, 2014

    陌生人。 - [散落的故事]

     

     

     

     

     

     

    入夜后的城市亮起绚丽的灯光,从窗户口望出去,有一轮月亮高高地挂在空中,时针悄无声息划过十一点,我从垃圾桶里翻出白天收到的请帖,小心翼翼地放进了廉价的包里。心里想着,今天要早点回去,也许明天,也许……我终于不敢再想下去。

    我和阿蒙从高中开始就是校友,他是楼上理科班的,早上出早操的时候队伍会并在一起,他的位置在我旁边,每个阳光灿烂的早晨,我都能看到他透着汗水的皮肤,在日光下闪闪发亮。也不是没有说过话,中午下课铃刚响,学生们一下子哄出教室,食堂里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我缩在队伍里面,打好饭的阿蒙端着餐盘从人堆里挤出来,走到我前面的时候,说了一句,请让一让。

    夏天的风温热,我借着路灯昏暗的光,穿过长长的街巷,到家已经出了一身汗。出租房里只有我自己,周围都是安静的,偶尔有几声野猫的叫唤从楼下传上来,我打开台灯,从包里翻出请帖,小心地摊开。

    阿蒙的名字正躺在鲜红的纸上。八年。阿蒙终于要从我的生命里抹去。

    我从衣柜里挑出一条连衣裙,大学毕业那天从专卖店里买的,是为了一家公司的面试。裙子长久不穿,有些皱了,我把裙子按进凉水里,洗完后晾在了夜风中。睡觉的时候,楼下的野猫还在不停地叫唤,听起来像是一个小孩子在哭,然后我慢慢睡着了。

    早晨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光着脚跑去看洗好的裙子干了没有,不小心踩到了东西,一个狗吃屎砸在地板上,我疼得哭起来,开始很小声,最后声音越来越大,满耳朵都是我自己的哭声。怎么会这么疼呢。从前一天只吃两顿泡面的时候我没有哭过,被老板骂的时候我没有哭过,作为新人被同事呼来唤去欺负的时候没有哭过,只是这一跤,好像把我这几年攒着的眼泪都摔了出来。

    随即想到今天阿蒙要结婚了,胡乱抹了抹脸,从地上爬起来去阳台收裙子。裙子还有些潮,我用吹风机吹了好半天,等到吹干穿到身上的时候,已经冒了一粒粒密密的汗。只得脱了裙子,再洗了个澡,出门前化了一个淡妆。

    记得大一开学的时候,我独自坐火车去大学所在的城市,熙熙攘攘的人群,散着骚臭的汗味,每个人都行色匆匆。绿皮火车愤怒地发出轰响,我挤在人堆里,像汉堡里夹的肉饼。忽然有人拍我的肩膀,我转过头去,阿蒙欣喜地拉着我的手说,真巧啊。然后我看到他向我使了使眼色,我恍然大悟地捂住我的口袋,还好,钱还在。过了一会,他松开手说,刚才好险,我叫王蒙,高中咱俩一个学校,我是三楼理科班的,不知道你见没见过我。我点点头,我叫裘妍。

    就这样认识了。

    三年里,不止一次想到在食堂拦下匆匆的他,在早操时与他打招呼,以为毕业以后再也不会相见的时候,居然能讲上话了。我们虽在一个城市,却是不同学校。不过此后,联系也算平凡,我们慢慢开始走近。

    我的生日在初冬,阿蒙坐了一个小时的公车来我的学校见我。我们校门口有一棵银杏树,他就站在树下等我,风一吹过,金黄的树叶唰唰地掉落。他像是站在一幅画里,不真实地让我忽然有些害怕。我跑过去抱住他,阿蒙,你等我多久了?他把树叶塞在我手心里,笑着说,从这片树叶还是泥土的时候,你猜,有多久呢?

    这个答案我永远也不会知道了。大四实习阿蒙去了另一个城市,我对阿蒙说,去吧,我会等你回来的。

    毕业两年,我没有等来阿蒙,却等来他的结婚请帖。想也知道,这请帖只是告诉我不要再痴心妄想,明白人是不会去参加婚礼的。可我偏偏不。

    婚宴办在一个高档的酒店里,阿蒙在门口迎接客人,我站在马路对面忽然失掉了勇气。阿蒙变了,不再是当年青涩的模样,他穿着西装的样子让我几乎不认识他了。婚车来了,他在众人的起哄声中抱起新娘走入酒店。

    我与阿蒙在酒店的洗手间门口相遇,他诧异地看着我,怔了怔,喊我,裘妍,你真的来了。随即又低下头,说了句,对不起。

    新娘的模样只看一眼,我便不会忘记,像我。

    我终于懂了,在那些逝去的日日夜夜里,我们像两个世界的人,各自拥有着不同的圈子,我忙着各种焦头烂额的工作,应酬着各色各样的人,在这座城市里挣扎着想往上游。我们不再相见,就连打电话的内容,也是我一味地抱怨领导有多严苛,工作有多累人。他只能在电话那头小心地应付着。我们从此背道而驰,而我却没发觉。

    直到阿蒙消失。

    他找到了另一个我,刚相识之时的我,谈天说笑,简单得如此而已。

    走出酒店,明晃晃的太阳光直直地打在我身上,我忽然觉得很痛。

    阿蒙,至此。我们终于成为了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