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12, 2011

    生如夏花。 - [时光如烟]

     

     

     

     

     

      初一结束的那年暑假,夏天没来由的雨总是下得很突然。我们本是不太相熟的朋友,在那个下着雨的傍晚,你骑着单车挡在我面前,只说了两个字,便让我此生难忘,你说:“上去。”于是我愣愣地坐上你的车后座,世界像单车骑在崎岖不平的路上一样,剧烈颠簸着,我用力抓着单车后座的架子,你抱怨:“你真重!”我本想反驳,而抬头看见前方朦胧的灯光,和你微驼的背,吞下了要出口的话,雨水将你的头发打湿,它垂了下来,有气无力地粘在你的脸上,我看到你耳际的汗,亦或是雨。

      再后来的后来,我们没有在一起。

      在这之前和后来,我都未再遇到像你般对我如此好的人。有一年圣诞节,你从饰品店买了一个据店主说是镇店之宝的大布偶给我,至今它还挂在我的床头。放学那天下雨,你借了一把伞举到我头顶,而我们之间隔了两辆自行车,你整个人暴露在雨中,众目睽睽之下,你大义凛然,我不知所措。

      很久以后,我依然会记得这些,像一个潮湿的梦境,温暖而又朦胧。

      之后也遇到过一些人,交过一些朋友。我知道你已经从我生命中离开,像落叶凋零般化为尘土。

      梵高割掉了耳朵,灰姑娘遗失了水晶鞋,小王子离开了玫瑰花,霍尔顿生了一场大病,似乎所有事情都戛然而止,而时间却还在继续着。太阳依旧东升西落,万物周而复始地运作着。听说你去了技校,听说你放弃了大学。当高中最后一年我坐在教室里埋头苦读时,你已在工厂里工作。我知道我们自此不再相见,我也知道你的生活环境已经改变。吸烟、上班、聚会,上学、吃饭、睡觉,我明白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我不再还念你,我怀念的,不过是那段逝去的时光,还有,那个逝去的你,在一个雨天,骑车挡在我的面前,说:“上去。”

  • Oct 25, 2011

    七百年后。 - [时光如烟]

     

     

     

     

     

     

     

        我还记得你说过你梦想环游世界。

      直到很久以后,我还是忘不掉你说的所有承诺。在每一个满天繁星的夜晚,闪闪发亮。

      每个人最后都要说再见,十六岁的最后一个夜晚我清楚地记得我是怎样用微笑来应对你鄙夷的语气和早已被知晓却未戳穿的谎言。

      那年的生活还是灿烂如阳,未来还是能被任意憧憬,还是有大段闲极无聊的时光来伤风悲秋。一个人走,一个人留,春夏秋冬依然会继续。

      陈奕迅唱《十年》,也唱过《七百年后》,他告诉我岁月已坐上了过山车昂首而去。伴随着逐渐成熟的字迹、蓄长的发、还有空气中不断增加的二氧化碳。那些有始无终有始有终的故事,终于要画上句点。

      长大,不过一夕之间而已,却花光了所有力气。承诺,不过只言片语而已,却灿烂了年华。即使只是一个谎言。依然美丽如花。

      我曾对朋友说,我失去了我要等的人。后来才发现,我并不是要等一个人,我只是等一个理由,可以继续张狂叛逆年少无知的理由。当物换星移。百转千回之后,我再不到半点可以自私的借口。而你,却已距离我几万光年。

      我并不了解现实的残酷,以为青春就是用来肆意挥霍然后甩手潇洒而去的。如同天气可以一直阳光灿烂而没有半点风雨那样。但这个世界上最令人痛苦的,不是爱,而是难以释怀。最让人念念不忘的,便是那刻骨铭心的第一眼。遇见一个人。爱上一个人。离开一个人。不过短短三个步骤,却要用一生来忘怀。

      你好吗?

      我只能用尽力气说出这一句话。

      再无法回头。

  • Oct 1, 2011

    时光如烟。 - [时光如烟]

     

     

     

     

    DSCI00152

    DSCI00172

    DSCI00122

     

    很喜欢王菲唱过的那句话:要有多坚强,才敢念念不忘。

    秋天来了,把短袖改成了衬衫和长袖,算是和夏天告别吧。

    这些照片,献给你,献给逝去的夏天。

  •  

     

     

     

      还有一些存在电脑里的,关于上海的照片,上次没发完,现在传上来给大家看一下。

      一直从他人口里听说上海是个快节奏的城市,而我却觉得,即使再快节奏的地区,只要你肯发现,你肯寻找,一定也有她温柔婉约的一面。

    这是要离开的时候,坐在火车里拍的。

  •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上海梦。但即便杭州离上海很近,在这之前也没来过。高二最后一个暑假,我坐上开往上海的火车。

      我是一个人去田子坊的,而这纯属是个巧合。站在上海街头,我不知往哪走,除了外滩我对上海景点一无所知,刚乱走几步便下雨了,接着电闪雷鸣。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躲了将近半小时,之后乌云退去,被大洗过的城市有一种别样的味道。之后我误闯入一个小巷,名为田子坊。雨过以后,老街反而更清新了。

      像绕迷宫一样走过一家家店铺,反反复复,为的就是记录。

      上海外滩,去的那天刚好台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