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月二日。杭州太子湾公园。晴。

      在我心里住着一片池塘,孕育着鱼儿和小虾,还有黑夜里草堆中闪着光的萤火虫。时常会有人笑我记惦着那样的时光,是啊,一去不复返的时光。无论是胶片还是镜头,都无法记录下那刻的时光,因为我们都回不去。
      再也无法触摸到的,是春天以及田野的味道。

      幸好,还有这太子湾,和落了满地的花瓣。

  • Mar 17, 2012

    带我走吧。 - [时光如烟]

     

     

     

     

     

     

     

     

     

    我想念干脆面里的机器侠,玻璃球里的裂缝,你被汗水浸湿的衣衫,你晃荡的单车,和那段,你怀抱着的时光。

    带我走吧。黑雁正越洋而来,白鹭还在田间觅食。

    带我走吧。桃花就要盛开,春笋已经破土。家乡的杨梅酒正散发着芳香。

    乘开过田间的巴士,踏柔软湿润的泥土。你背着吉他唱起旧日的歌。

    带我走吧。

  • Mar 3, 2012

    仰望。 - [时光如烟]

     

     

     

     

     

     

    那天没有带相机。随手用手机照的。

    我一直想,曾经的我,是不是一种以这样的姿态仰望你。

    昨日听你一句话,气归气,骗归骗,我还是高兴曾经的路上有过你。

    就这样吧,我们都会长大。

  • Jan 16, 2012

    纪念碑。 - [时光如烟]

     

     

     

     

     

    我怀念你,用最青春的姿态。

    谁爱谁,不是爱他们年少时的模样。

    湛蓝的天空,厚实的云彩,洁白的衬衫,潇洒的单车,哪一样不是那些年少时光里,你青春的样子。

    我们最念念不忘的,不过是当时的感觉。

    相信爱的年纪,却忘了时光,他们微笑时的模样,是冬日里最灿烂的暖阳,融化了你眼里的冰霜。

    我曾经深陷于一个泥潭,那是谁用微笑囚禁我的牢笼。

    直到长大,我才发现,那不过是一个水坑,根本没有困住自己的力量,困住自己的,只是不肯向前的心。

    因为年少,我们甘愿沉沦,也因为年少,我们才有沉沦而不挣扎的勇气。

    你爱过的人,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一如塞林格笔下的霍尔顿,永远留在了他的十七岁。上个世纪五十年代被称为垮掉的一代的美国少年,把青春肆意在往日时光里。

    没有人能够带着青春长大。

    你恋恋不忘的情窦初开,记忆里,他是否还是那个最年轻最耀眼的样子?在逐渐失去的岁月里,他是否从未随之老去?

    那些我爱你,都是大雨里深深浅浅的水坑。雨过天晴后,就再无踪迹。

    我们亲手刻下的,是青春的纪念碑。

    落日余晖下,阳光圈出了你最灿烂的模样。请永远记得,总有个人,用尽生命的力量去爱过你。而那个人,也许你再也找不到了。

    可他的名字,也许是碑上,唯一的内容。

  • Jan 1, 2012

    静如秋叶。 - [时光如烟]

     

     

     

     

     

     

      秋天很快就过去了,冬天大概也要过去了,一年一年的,是数不清的分离和相遇。

      我不愿带着我最初的样子在这里等你,我要你看到我三年的蜕变与成长,和那满地的落叶一起,告别我的十七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