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1, 2012

    当年。 - [时光如烟]

     

     

     

     

     

      打开窗,迎面飘来一阵藿香的味道。外面的风很大,天空不时有雷声阵阵,闪电刺眼的白光,像是雷声的代言人,一先一后,肆意破坏着这个夏天的一切。
      也好。闷热散去了一半,雨却下得很少,地面渐渐干了,只有落地窗上凝着的雨滴证明它们曾经来过。小的时候,我会拿一只塑料袋,用线吊一颗小石头,看它在狂风里摇摇晃晃地起飞。
      人是不是越长大越会怀念过去?小的时候总盼着长大,离开。现在却想回到过去,留下。想起一些人,已无他们的音讯多年,不知他们是否长成了各自想要的模样,是否在这样暴雨狂风的天气里,记起我们懵懂无知的少年。
      坐在窗边翻起旧日的书,是安妮的《清醒纪》。我并不喜欢她的生活方式,抽烟、熬夜、和形形色色的人往来。想起昨日的初中同学会的饭局上,昔日好友拿起一包烟抽出一根来,我没有心疼也没有厌恶甚至什么感觉也没有。也许是看过了身边太多女生抽烟,细想我们已不再是小孩,已有足够的理智和成熟来面对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由不得旁人劝诫。于是拿起一瓶啤酒,满上高脚杯,仰头喝掉,是淡啤,没有特别的味道。旁边坐着的是那时的同桌,他喝了一杯便呕吐起来,真的只有一点,他的确不会喝。这个胆怯羞涩的小男生,如当年一样,丝毫未变。
      写完这些,雷已经过去了。窗外吹来凉爽的风,很舒服,像许多个当年一样。

  •  

     

     

     

      我想起那时的午休,窗外蝉鸣不断,课间的音乐已经响起,是beyond的海阔天空,有三三两两的身影起来去喝水或洗脸,我却听着黄家驹的声音不愿起身,再早两年,我高一,十六岁的时候,遇见一些人,陪我度过那些闲散而安逸的日子,那真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可谁又能永远在谁身旁?
      学校里种了很多的银杏树,每当我抬头的时候我都在想,如果它不长得那么笔直,那么是否我的人生也能如此,绕一个弯,躲开那些不能见的伤痛?
      十六岁,多好。
      关掉所有的网页专心听老狼,关于青春,我总想起他的声音,那么干净真诚,可现在的很多年轻人,已经不听他了。他就静静地活在那段旧日的时空里,弹着吉他唱着最动听的民谣。我想我快要落泪了,他的每一首歌,都是这样青春而怀旧的字眼,是吉他和口琴的交织,是那年仲夏夜外婆家小河边的昆虫鸣奏曲。
      不,别这样折磨我,我还没有老去。可,我无法永恒现在的时光。带我走吧,这里的夜晚已经看不见星星,池塘边再也不会栖息萤火虫,满世界都是汽车的鸣笛声。我忽然想起年幼时骑过的小脚踏车,嘎吱嘎吱的声音好像一首欢快的童谣。
      已经那么些年了。
      初见老狼,是电视播的1993年大学生毕业晚会上,老狼顶着那时流行的长发,抱着吉他,只一束光打在他身上,画面安静而神伤。这怎么能是歌呢,这分明是满页满页的青春故事啊。
      时光总是荏苒,有一次看到吧里的人回的一个帖,“当年北师大的签售会……”,在“年”之前加个“当”,像是好多好多年以前。
      背着吉他流浪。我已长大,早就失了当年的勇敢。

  • Jun 17, 2012

    那些年。 - [时光如烟]

     

     

     

     

     

    摄于母校操场。

    感谢这群可爱的女生们。

     

      高考过去好多天了,一直躺在家里不舍的出门。谁能接受呢,曾经那样为之努力的高考,为之奋斗的青春,我们错过了太多,却连一个完整的再见也无法说出。高考结束的那天,老师说,今后我们都不用再返校。我那本还没被写完的同学录就这样残缺了一半。讨厌的、喜欢的、羡慕的、没有交谈过的那么些人,终于在考试结束铃声敲响后渐行渐远。我空白了多天的大脑,选择了在这样一个凉爽下午让我吐出这些字来。

      我本来,是想唱歌给很多人听的。外面的世界。

      小学,初中,高中。有太多人闯入我的生命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你们都披上了七彩霞衣向世界展示你们多姿多彩的样子。我依然等待着你们的归期,却不知你们是否忘了回来的路。

  •  

     

     

     

     

      她们都年轻,我们都还年轻。

      校园的岁月,我忘了是哪片草地将我们淹没。

      淹没过梦想,淹没过情感,唯一淹没不了的,是天空。

      白云苍狗,白驹过隙。你在我心间,而已。

  •  

     

     

     

     

     

     

    你对夏天最深的印象是什么?

    在倾盆而下的暴雨中不断前行,不孤单不难过,不抬头不寻找。

    任扑面而来的雨滴自由地钻入牛仔裤里,雨渍,像开满花的草地。

    我时常觉得我就是那些雨滴,愤怒而绝情地砸向地面,绽放出饱满的圆环,竭力想在你的脑海里刻下我的样子。

    下过雨的午后,玻璃窗上还残留着雨的印迹,是微冷的空气。

    那年你在这样的日子里走进我的心里,在我脑海中的每处角落都洒满了腥香的雨滴,再也无法抹去。

    吊扇孤单地转着圈,午休的宁静让人以为是进入了另一个时空,我趴在桌上沉沉睡去。

    你会不会也有这样一次,梦见我长发飘飘,梦见我笑声四溢?

    我希望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