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11, 2013

    谁能懂永远。 - [时光如烟]

     

     

     

     

     

     

     

     

  •  

     

     

     

     

     

     

          这是一个后续。

      以前没传的照片现在发上来。 

      遇见一只爱叼人东西的小狗,总是把海滩边上游人的鞋子叼到草地里玩儿,惹得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找了半天。不知道这是谁家的狗。不过这只小短腿倒活泼得很,它会在海浪来袭的时候沿着沙滩跑来跑去。

      那天的海滩很静谧,也许是因为有小雨,游人三三两两。不知是谁放了把一椅子在海滩上,世界美得像一幅画。如果有一天我老去,是否也能坐在这样的椅子上,看潮起潮落,云卷云舒呢。

      亲爱的大海,也许我们终将分离。

  •  

     

     

     

     

     

     

     

    记不得你离开有多久了,十六岁的时候遇见你,我说我要去旅行,你说我太小。那时确实是太幼稚,不会赚钱,也没有同行的伙伴。

    年少的时候,总是想着一些超越年龄的事情。然而真正长大,我却开始害怕。小时候有足够理由退缩,依赖别人。前段时间得了荨麻疹,风癍长满全身,独自去市三医院的时候,有意低着头捂着脸不想被别人看到。我爸总说,你现在大了,什么事都得一个人做。

    想得到什么,就要学会承受什么。

    这些年,谢谢我遇到的每个人。

    期末考试的时间是在六月底,趁着梅雨的尾巴还没跑掉的时候急匆匆去了舟山。特别土鳖地说,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海。到大青山山脚下,正好是涨潮的时候,脱掉帆布鞋奔过去,海浪一层层翻涌过来,凉凉的海水冲向我,又急促地退去,远方是云雾弥漫的群山和小岛。此刻想起你,我多么怀念当时的年纪。

    阴雨天,沙滩上的人不多,我还意外看到了红色的小螃蟹,还有各种银色的小鱼,在水里窜来窜去。这是2013年的盛夏,我想有些心心念念的东西是该随着放下。我正逐渐地实现我当初说的话,也许总有一天我们变成了缄默不言的陌生人,可是感谢你激励着我奔向一个个远方。

    车盘着公路开到山顶,原以为可以眺望到一望无际的海,结果大雾朦胧,只能隐约看到驶在海上的舰。就好像你一样。我原以为我们能够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如今却只窥得你过的不错,好像我们谁也没有存在过对方的生活里一样。

    大海寂静,海浪有声。

    无论我来未来过,大海依然是这样平静地在躺在那里,只是从那之后,我总是倏然想起,我对你说,一起走吧,我们去看海。

  •  

     

     

     

     

     

        工程学院寝室楼前的花儿开得艳丽,趁青春的时候,我们,到处走走,骑遍甬城。偷偷告诉你们好啦,我是那个穿格子衬衫的。

  • Feb 6, 2013

    少年时。 - [时光如烟]

     

     

     

     

     

     

     

     

      初三时暗恋一个男生,以最笨拙的方式告白。
      四个字,我喜欢你。
      他说,谢谢你喜欢我,但是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很久以后才发现他并不是我想象中的人,每个人都是普通的,我将所有美好强加之于他,偏执地喜欢着。我在午后的体育课上寻找他的踪影,在小卖部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挤到他身边,我执意走很多路只为了看看他是否在他常去的篮球场打球。他在每一节的课间路过我们班级,我总是算准了时间抬头。
      多年以后,我总是庆幸着他当时礼貌的拒绝。我并非喜欢他,而是喜欢上了想象中的他。他唱歌跑调,五音不全,偶尔也骂些脏话,与普通人一样,吃着五谷杂粮。
      只是我分明地记得,他穿衬衫时的样子,笑起来有深深的酒窝。自后,我每一篇短篇里的少年身上,都带着当年他的影子。
      也许,此后我不会再这样偏执而单纯的喜欢一个人了。但他路过我的生命,仍是我此生最美的风景。

     

    图片来自互联网,有改动